藏海花 第三十八章 脫身(2)

  如果是這樣,這事兒就大發了,這么多的蟲子,炭灰會漸漸冷卻,它們很快就會發現更加暖和的我們。

  怎么辦?眼看蟲子擁向炭灰包裹,炭灰撒了一地,屋外更多蟲子在擁向房間,炭灰附近沒有地方擠就在房間里亂飛,有些沖向了房間里的那個炭爐,有些沖向了房間里的燈臺,還有一些零散的,發現了我們,一直朝我們飛來,被我們直接拍死。

  胖子道:“如果它們這么喜歡火的話,不如我們給它們來點更加暴烈的。”

  說著胖子一邊拼命地拍打身上的蟲子,一邊沖到一只炭爐邊上,一腳把炭爐踹翻,滾燙的炭火再次滾到木地板上。胖子從大喇嘛的桌上扯下了無數的卷宗、佛經往炭火里一扔,然后冒著被蟲子咬的風險,用力地吹了幾口,火馬上就著了起來。弄完之后他對我道:“快幫忙,把所有能燒的東西都往這里扔,我們需要找一個大熱源,把這些蟲子全部都吸引過來。”

  我對胖子道:“你這樣會把整座廟全燒掉的。”

  胖子又道:“我靠,現在還管這么多,那些喇嘛都拿我們不管,不要替他們著想,說不定他們早就買了保險了。”

  心說也是,管他三七二十一呢,逃命要緊。于是立即搜刮整個房間,一邊拍打,一邊扯下那些保暖用的毛氈扔到了火里。毛氈很容易燒起來,一下子就冒出很多黑煙,很快這個屋子就被黑煙籠罩了。

  胖子對我喊道:“不要再放毛氈了,你想把我們全部都熏死啊!”

  我說:“這些黑煙能把這些蟲子趕出去。”

  胖子道:“你沒看它們連火都不害怕,它們對于這火的溫度的熱愛遠遠超過它們對煙的恐懼。你沒把它們弄死,我們先成熏肉了。”

  胖子說時已經晚了,整個房間的煙霧已經起來。我們只有彎著腰,繼續把火苗弄大。很快,大喇嘛房間里的書桌前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篝火。蟲子前赴后繼地往那個篝火里沖去,被火燒得啪啪響,每當我們把火弄得更旺一點,蟲子就過來把火弄滅一點,它們的身體里似乎飽含水分。

  很快,這個房間里能燒的東西都已經被我們燒得差不多了,煙霧籠罩了整個屋頂。而那些蟲子還是沒有看到盡頭,因為濃煙我們也看不到院子里的情況,也不知道自己這么沖出去會不會有危險。

  胖子道:“院子咱們肯定是不能走了,看看這個房間還有沒有其他出口,你不要開靠近院子的窗戶,你把靠近后山的這些窗戶都打開,看看是什么情況。”

  我點頭,拍打著身上的蟲子,迅速跑到了靠近后山的窗戶邊上,小心翼翼地打開一扇,立馬我就發現不對。整個木屋子都已經被這些蟲子包圍了,才開了一條縫,沖進來的蟲子射了我一臉。

  我拍著自己的臉回到胖子身邊,對胖子搖頭:“形勢不容樂觀,這些蟲子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,最起碼有上億只。”

  胖子又道:“這不合情理呀,為什么會這樣呢?天真,我們會不會是吃多了在做夢啊,你捏我一下看看我疼不疼。”

  “沒必要吧。”我指了指他手上的傷口, “你被咬成這樣不疼嗎?是夢早就疼醒了。”

  說完我想了想,不知道為什么突然靈光一閃,想起了以前碰到蟲子時候的經歷,就對胖子道:“你有沒有刀?”

  胖子道:“干嗎,自殺嗎?現在自殺還太早吧,你放心吧,真不行了,我也會一刀把你砍死,不會讓你有半點痛苦。”

  我說:“你少廢話,把刀給我拿來,我就算自己把自己捅死,十刀也死不了,我也不想被你一刀捅死。我的命運一直掌握在別人手里,就算你是我的好朋友,我也不想讓你插手。”

  胖子嘆了一聲,就從后腰抽出一把藏刀來。我把藏刀往我自己的手掌一抹,一下子就劃了一道非常深的傷口,血直往外流。

  胖子問道:“你干嗎,你連割腕都不會,割腕不是割這個地方的,割腕是割腕部的,你割你手掌,你把手掌切斷你都死不了。”

  我說:“你他媽的少廢話,看著。”

  我拿著我的血手,對著前面的那些蟲子甩去。血水甩了出去,滴到了地板上,忽然間那些蟲子全部散了開去,似乎在躲避我的血一樣,胖子就道:“咦,又來了,我靠,行啊你。”

  我心中一陣喜悅,不理他,張開我的手掌,在胖子身上抹了幾把,然后往前了幾步,那些蟲子好像看到了什么惡煞一樣,全部嘩啦嘩啦地退了開來。

分享到:
贊(130)

評論45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  1. #51
    在胖子身上摸了什么?[滑稽]
    蛇眉銅魚2019-10-13 20:51:39回復
1 2

11选5前三组万能号